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户改观察 > “抢人大战”背后的户籍人口老龄化危机——基于15个城市的分析

“抢人大战”背后的户籍人口老龄化危机——基于15个城市的分析

 
 
7月11日是世界人口日,城市化观察网的这篇文章将带您了解全国人口老龄化状况,以及11个二线城市、4个一线城市的户籍人口老龄化状况和人才引进政策。
 
 
 
一、2017年全国老年人口比例为17.3%,出生率仅12.43‰
 
国际通行的标准是当一个国家/地区60岁以上人口比例达到10%或者65岁以上人口比例达到7%,就意味着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7年末,全国60岁以上人口已经超过2.4亿人,约占总人口的17.3%;《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的通知》预测,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占总人口比重提升到17.8%左右。
 
 

 
 
与此同时,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了。2017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仅12.43‰,而且相比2016年还有所下降。在全面放开二孩之后,少子化问题仍然难以解决。
 

©️ 图片截取自国家统计局网站。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定义,出生率(又称粗出生率) 指在一定时期内(通常为一年)一定地区的出生人数与同期内平均人数(或期中人数)之比,用千分率表示,2017年全国出生率为12.43‰。
 
 
从2016年末的人口结构来看,以五年为一组的统计数据中,0-14岁的人口比例均低于6%(下图中的蓝色区域),明显少于当前的劳动力人口比例(下图中的绿色区域)。未来劳动力将明显少于当下,而老年人口比例会加速上升。
 

 
二、抢人大战:“整体年龄偏轻的外来常住人口,大幅拉低了全市老龄化程度”
 
一二线城市中人口结构最老的上海市,2017年60岁以上户籍人口占比高达33.2%,即每3个户籍人口中就有1位60岁以上的;而如果按常住人口来算,2017年底上海常住人口中60岁以上的比例就被稀释为22.3%。正如今年5月份上海市统计局发布的《上海人口老龄化现状和预判》提到的观点,“整体年龄偏轻的外来常住人口,大幅拉低了全市老龄化程度”。
 
在户籍人口严重老龄化且出生率偏低的情况下,引进更多的年轻劳动力是保持城市活力的一个“捷径”。因此2016年以来,许多二线城市纷纷出台或者修订人才引进政策,寄希望于更多的外来年轻人口来稀释户籍人口老龄化水平。
 
以下11个正在抢人的二线城市(部分城市如西安、郑州因缺乏官方统计数据,暂不列入本文讨论范围),户籍老年人口比例均在20%以上(其中重庆2016年为19.7%,预计2018年已经超过20%)。
 
需要说明的是,不少人提出抢人大战与房地产去库存相关,笔者并不否认这种观点,只是本文仅提供人口结构的视角。
 
 
 
1、苏州:户籍老年人口比例25.85%
 
2017年苏州户籍人口中60岁以上的比例已经高达25.85%;《苏州市老龄事业和养老服务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预测,2020年这一比例将达到27.5%。
 

 
 
面临如此严峻的户籍人口老龄化问题,苏州2016年出台了《苏州市户籍准入管理办法的通知》(苏府规字〔2016〕3号),规定本科学历,且年龄男性40周岁、女性35周岁(紧缺专业、急需的年龄可放宽至男性45周岁、女性40周岁)以下的可以直接入户;此外,对于大专学历的外来就业人员,工作并参加社保满2年,也可直接入户。
 
 
2、大连:户籍老年人口比例24.99%
 
大连目前已经取代辽宁成为东北经济“第一城”,但是户籍人口老龄化水平也非常高,最近5年年均增长0.9个百分点,2017年已经高达24.99%。
 

 
2017年大连出台的《大连市户籍管理办法》,将人才引进入户的门槛已经降低到了大专(主城区)和中职(限新市区)。
 
 
3、宁波:户籍老年人口比例24.29%
 
2017年宁波户籍人口中60岁以上比例为24.29%。2018年宁波市政府出台《宁波市区户口迁移实施细则(试行)》,将人才引进入户的门槛降低到了大专学历的毕业生和劳动者。
 

 
值得一提的是,《宁波市区户口迁移实施细则(试行)》第十条规定,“成年子女户口在市区城镇范围内的,其老年(男60周岁、女55周岁以上,下同)父母投靠成年子女迁入后人均住房面积达到18平方米以上(80周岁以上的不受住房面积限制)”。如果一家5口人,房产面积不足90平米,80岁以下的老人还无法随迁入户。
 
 
4、天津:户籍老年人口比例23.43%
 
2018年天津市出台《天津市引进人才落户实施办法》一度引起轰动。由于考生少高校多,天津是高考的“优势地区”;而且由于北京入户门槛高不可攀,天津也承载了许多“北漂”落户的希望。该办法将学历型人才落户的门槛降低到了本科,而且技能型人才的门槛降低到了技师职业资格。
 

 
 
 
5、杭州:户籍老年人口比例22.16%
 
继2015年杭州户籍老年人口比例突破20%后,2017年底这一比例达到了22.16%。杭州的人才引进落户门槛为本科学历和紧缺专业的大专学历。
 

 
 
 
6、青岛:户籍老年人口比例21.9%
 
2017年底青岛户籍老年人口比例为21.9%。2018年青岛市政府出台《青岛市人民政府关于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将人才引进落户的门槛设定为本科学历,同时对于专科学历和中级工也留有入户窗口。值得一提的是,青岛仍然可以买房入户,但是房产面积要在90平方米以上。
 

 
 
7、成都:户籍老年人口比例21.18%
 
2017年底成都户籍老年人口比例为21.18%,较2016年的21.41%小幅下降,这可能得益于2017年市政府出台的《成都市户籍迁入登记管理办法(试行)》。该办法将人才引进入户的门槛设定为本科学历,同时对于经人社部门认定的技能人才,也可以直接入户。
 

 
 
 
8、武汉:户籍老年人口比例20.95%
 
2017年底武汉市户籍老年人口比例为20.95%,从下图可以看出增长势头有所缓解。2016年《武汉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出台,除了本科(30周岁以内)以上学历可以在全市范围直接入户外,开发区和新城区的落户门槛降低到不要求学历而仅需2年以上社保。
 

 
 
9、南京:户籍老年人口比例20.85%
 
近两年南京的户籍人口老龄化增长速度有所缓解,截止到2017年底这一比例为20.85%。2016年南京市政府出台《南京市户籍准入管理办法》,将学历型人才的门槛设定为大专。2018年南京市公安局出台的《南京市关于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人才和技术技能人才来宁落户的实施办法(试行)》进一步将本科学历的年龄限制从35岁延伸到40岁。
 

 
 
10、重庆:户籍老年人口比例20.76%
 
与本文列出的其他二线城市不同的是,重庆是一个人口流出的城市——2016年全市户籍人口为3392万人,常住人口为3048万人。206年重庆市政府出台的《重庆市户口迁移登记实施办法》将人才引进入户门槛设定为专科或初级专业技术职称的劳动者。
 

 
 
11、长沙:2016年户籍老年人口比例19.7%
 
长沙市2016年底户籍老年人口比例为19.7%,预计2018年已经超过20%。根据2016年出台的《长沙市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长沙的人才落户非常宽松,高校职院均可;同时对于参加社保满1年的劳动者,没有学历的要求。
 

 
 
 
 
深圳:户籍老年人口比例6.5%
 
深圳在一线城市中入户门槛最低,因此人口结构最为年轻。截止到2016年底,深圳407万户籍人口中,60岁以上的户籍老年人口仅26万,比例为6.5%。2016年出台的《深圳市人才引进实施办法》设定的入户门槛为大专学历;对于没有相应学历的技能型人才,如果在综合评分达到100分,也可直接入户。此外,深圳的积分入户指标也是一线城市中最多的,2017年和2018年均为1万个名额。
 
 

 
 
广州:户籍老年人口比例18.03%
 
根据《广州统计年鉴》的数据,2015年和2016年,广州户籍人口中60岁以上的比例分别为17.27%和17.76%;截至2017年底,广州市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161.85万人,占全市户籍人口18.03%(《广州市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努力开创老龄事业发展新局面》,广东省民政厅网站,2018-05-17)。
 
 
 
与深圳相比,广州的入户门槛较高。2014年出台的《广州市户口迁入管理办法》实施至今,本科以上学历或者技师以上职称可以直接入户。2017年《广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广州市推动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实施方案的通知》(穗府办函〔2017〕322号)提出要放宽学历型人才落户,但是目前还没有相应的实施办法。
 
 
北京:户籍老年人口比例24.6%
 
根据《北京统计年鉴2017》的数据,2016年北京户籍人口中,60岁以上比例为24.6%;但是如果把外来常住人口也算上,北京的常住人口中60岁以上人口的比例被稀释为15.9%。
 
2018年出台的《北京市引进人才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学历型人才落户的门槛为硕士学位且“稳定工作、贡献突出”。
 
 
 
 
上海:户籍老年人口比例33.2%
 
一二线城市中人口结构最老的上海市,2017年60岁以上户籍人口占比高达33.2%,即每3个户籍人口中就有1位60岁以上的;因为外来人口非常年轻,如果按常住人口来算,2017年底上海常住人口中60岁以上的比例就被稀释为22.3%。
 
 
在一线城市中,上海的人才引进入户门槛是最高的。2010年出台的《上海市引进人才申办本市常住户口试行办法》实施至今。该办法规定,学历型入户的门槛为博士学位;如果是“本市重点引进机构、项目或做出重大贡献的企业紧缺急需的”专业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学历则可以放宽至本科学历。
 
 
 
三、结语:为了城市的未来,请善待外来人口
 
 
我国正处在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中,2011年末城市人口比例首次超过50%。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UNDESA)预测,到2050年我国城市人口比例将达到80%。
 
《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流动人口为2.44亿人。但是流动人口的权益仍未得到充分保障,比如全国还有3000多万流动儿童面临入学难的问题;2.7亿农民工中只有17.6%参加了职工医疗保险(国家统计局《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而同时大部分城市不允许非本地户籍的非正规就业人员或者灵活就业人员参加居民医保。
 
“抢人”不易,留人更难。城市间用“抢人”的方式争取更多的学历型人才无可厚非,但是不是每个城市都能够留住学历型人才;而且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日趋严重的当下,学历型人才恐怕也不是稀释户籍人口老龄化的根本解决之道。
 
维持一个城市的活力,除了需要学历型人才,还需要大量的外卖小哥、快递小哥、炒菜大叔……如果城市公共服务能够更多的考虑外来常住人口的需求,外来人口才会在城市扎根,这对于缓解户籍人口老龄化意义更大。
 
 
 
(出于篇幅的考虑,本文仅整理了人才引进入户的政策,接下来的城市化观察网将会陆续整理15个城市的积分入户或者社保居住入户政策和相关数据。)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转载、引用必须完整注明作者及出处如下(且不允许更改文章第一张图片):
本文由李楠首发于城市化观察网。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