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户改观察 > 中国有多少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2017年教育统计数据发布

中国有多少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2017年教育统计数据发布

中国有多少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

笼统的说,中国有1亿名儿童受人口流动的影响。这个数据来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报告《2015年中国儿童人口状况——事实与数据》。但是这个数据是根据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和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推算出来的。

有没有精确一点的数据呢?那就得把范围限缩在义务教育阶段了——教育部根据学籍可以更精确的统计在校生中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的情况。当然这个数据也有缺陷,因为不包括未入学和辍学儿童的数据,而且教育部统计资料中也没有高中阶段留守儿童的数据。

城市化观察网(ID:cityobserve)根据教育部于2018年8月发布的2017年教育统计数据进行计算发现2017年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子女和农村留守儿童数量分别为1897.45万人和1550.56万人,合计3448万人;近5年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子女增加了283.86万人,农村留守儿童减少了576.2万人。

                                            

一、随迁子女数据

2017年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子女数量为1897.45万人,近5年增加了283.86万人,增幅为17.6%%;其中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数量为1406.63万人,近5年增加了129.47万人,增幅为10.14%。

最近5年,随迁子女增速比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增速要快,说明城市之间的人口迁徙在提速。(当然这也可能与“就地城镇化”相关,详见本文第三部分的分析。)

大众传媒更习惯使用“流动儿童”一词,但是这并非教育部使用的统计用语。

大体上“流动儿童”等同于“随迁子女”,但是要结合语境来使用,而且必须区分两个概念:“随迁子女”和“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简单的说,前者包含了后者。

随迁子女:根据教育部《中国教育监测与评价统计指标体系》,随迁子女是指户籍登记在外省(区、市)、本省外县(区),随父母到输入地(同住)并在校接受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城市/乡村→城市/乡村

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根据教育部《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是指户籍登记在外省(区、市)、本省外县(区)的乡村,随务工父母到输入地的城区、镇区(同住)并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乡村→城市


 

1、小学阶段

2017年小学阶段随迁子女数量为1405.2万人,近5年增加了218.39万人;2017年小学阶段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数量为1042.16,近5年增加了111.33万人。

2、初中阶段

2017年初中阶段随迁子女数量为492.25万人,近5年增加了65.47万人;2017年初中阶段进城务工人随迁子女数量为364.45万人,近5年增加了18.14万人。

二、农村留守儿童数据

与“随迁子女”和“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一样,“留守儿童”、“农村留守儿童”和“城市留守儿童”也是不同的概念。据《2015年中国儿童人口状况——事实与数据》估算,2015年0-17岁的城镇留守儿童已经超过2800万。可惜的是,教育部没有城市留守儿童的统计数据,我们只能使用农村留守儿童的数据。

农村留守儿童的定义:根据教育部《中国教育监测与评价统计指标体系》,农村留守儿童是指外出务工连续半年以上的农民托留在户籍所在地家乡,由父、母单方或其他亲属监护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

从上图可以看到,最近5年,义务教育阶段农村留守儿童共减少了576.2万人,降幅约为27%。

在2013-2016年全国0-14岁儿童数量持续增加的情况下,难道农村留守儿童未入学或者辍学的人数增加了?可能不成立。从最近几年的《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来看,全国小学净入学率在99.9%左右,初中毛入学率在104%左右,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均超过93%。

探究农村留守儿童数量减少之谜,得结合城镇留守儿童数据和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数据来分析。

三、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什么大幅减少了?

2013年,义务教育阶段农村留守儿童比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多849.6万人,而到2017年二者差距仅有143.93万人。形成这一现象的原因至少有3个:

1、年轻一代的流动人口更倾向于将孩子带在身边,是导致农村留守儿童减少的一个重要原因。国家卫计委流动人口司编著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数据显示,近九成已婚新生代流动人口是夫妻双方一起流动,而与配偶、子女共同流动的约占60%。也就是说,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增加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农村留守儿童的数量。

2、流动人口转变为当地户籍人口。随着国务院一系列文件(比如2014年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2016年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的通知》)的发布和实施,大多数城市降低了落户门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在加速。越来越多的流动人口通过落户的方式获得当地户口并将孩子户口迁移,使其孩子免于成为“随迁子女”或者“留守儿童”。

3、“就地城镇化”减少了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但是增加了城镇留守儿童的数量。这一点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报告《2015年中国儿童人口状况——事实与数据》有所提及:2010-2015年0-17岁的城镇留守儿童数量从2042万人增加到2826万人。所谓“就地城镇化”,指的是有些地区将原来的行政村、自然村“合村并居”。但是这种粗放的城镇化很难带来流动人口的返乡就业、创业,且虽然该地区居民的户籍从农村变为城镇,但是劳动人口大多仍然在外务工,其孩子却从农村留守儿童转变为城镇留守儿童,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四、随迁子女入学状况如何?

虽然说相比之下,随迁子女的境况要比留守儿童要好得多,但是囿于现行的户籍制度,随迁子女在就学上仍然面临诸多困境。

1、公办学校就读率徘徊不前

就读公办学校的流动儿童比例,在2011年得到大幅提升。原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国务院关于实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工作情况的报告》中披露,2011年全国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公办学校就读约79.2%,比2010年增长了12.7%。但是2011年-2016年,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读公办学校的比例一直徘徊在80%左右。

注:2015年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读公办学校的比例,有两种说法,但是都是来自同一份文件《中国教育概况——2015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情况》。教育部网站的数据(网址:http://www.moe.gov.cn/jyb_sjzl/s5990/201612/t20161219_292432.html)为79.9%,而国务院网站的数据(网址:http://www.gov.cn/shuju/2016-12/19/content_5149958.htm#1)为84.4%。如果仔细计算的话可以发现,国务院网站在转载该文件的时候把数据搞错了。

2、“小升初”阶段有大量流动儿童返乡

在2016年和2017年,初中招生中的随迁子女数量少于小学毕业生中的随迁子女(见下图红色区域)。这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最近几年城市间“抢人大战”入户门槛有所降低,小学生中家长入户的数量增加;另一方面有大量的随迁子女因为学位不足或者升学门槛高的原因被迫返乡,其中很大一部分会转变为留守儿童。

我国仍处于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中,相应的随迁子女数量仍处于快速增长阶段。解决随迁子女入学难问题,需要从两方面着手:

一方面,城市入户政策要继续放宽,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的通知》虽然已经有不少城市降低了落户门槛,但是大多数城市都有落户的指标限制,比如2018年广州积分入户指标为7000个,青岛、武汉积分入户指标为2000个。城市化观察网汇总了15个城市的人口数据和落户政策,详见《15张图,了解15个城市人口数据和入户政策》。

另一方面,大城市的义务教育资源要长远的考虑常住人口的需求,而不应该局限在户籍人口上。这就需要人口流入地政府在学位规划和教育经费的投入上,必须考虑外来常住人口的需求。最近,教育部网站发布了国教督办函〔2018〕27号文件,即《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关于补充全国中小学校责任督学挂牌督导创新县(市、区)评估认定内容的函》。该文件公布了最新版的《全国中小学校责任督学挂牌督导创新县(市、区)评估认定内容一览表》,其中最大亮点是第一次在国务院政策中提出了精确的随迁子女入学指标:“适龄儿童、少年享有公平的受教育机会。符合条件的随迁子女在公办学校和政府购买服务的民办学校就读的比例不低于85%。”

版权声明

转载、引用必须完整注明作者及出处如下(且不允许更改文章第一张图片):

本文由李楠首发于城市化观察网。

推荐 3